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行業觀察

我國水稻農藥產品登記情況綜述(數量、種類、類別、劑型、毒性,農藥新品種,農藥企業等)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 日期:2023-12-12

 

水稻(Oryza sativa L.),禾本科禾亞科稻屬一年生草本單子葉植物,是一種世界上最主要的糧食作物之一,在我國已有6000多年的種植史,為我國第二大糧食作物(僅次于玉米)。從全球水稻產量來看,中國水稻總產量居世界第一位,約占世界水稻總產量的25%。就我國水稻的整體生產而言,2022年我國水稻種植面積2945萬公頃,比1949年增加412萬公頃,增長16%;總產量20849萬噸,較1949年增產15985萬噸,增長328%。


然而,由于我國水稻種植區生態位廣,地形地貌和自然氣候條件復雜,加之水稻生育期間各種病原物、害蟲、雜草等活動頻繁,致使水稻遭受不同程度的危害,嚴重影響了水稻產量和品質。本文綜述歸納了我國水稻病蟲草害種類、分布特點,從農藥數量、種類、類別、劑型、毒性,以及農藥新品種和農藥企業等方面分析了我國水稻使用農藥產品的登記情況,以期為保障中國糧食安全、水稻產業可持續發展和鄉村振興,尤其為從事水稻用藥產業鏈(科研、創制、試驗、登記、培訓、輔導、銷售等活動)的主體和社會服務機構提供參考。


一、我國水稻種植概況


水稻是我國的第一大口糧(約65%以上的人口以大米為主食),也是我國主要的能源作物(稻草、稻殼已代替煤炭,成為上好的燃料)之一。水稻起源于中國及其鄰近地區,廣泛分布于中國、印度、日本、韓國、朝鮮、埃及和澳大利亞等120多個國家,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稻米生產國和消費國。目前,水稻在我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普遍種植,主要分布在以華中單雙季稻稻作區和黑龍江省為主的東北早熟單季稻稻作區,以廣東、廣西為主的華南雙季稻稻作區,及以四川、云南、重慶、貴州為主的西南高原單季稻稻作區。


通過對2021年數據整理,華中、東北兩大產區水稻種植面積約占全國的73%(見圖1)。湖南、黑龍江、江西、安徽、湖北、江蘇、四川、廣東、廣西和吉林等10省(區)水稻總產量,約占全國的82%(見表1)。我國稻田種類繁多、品種豐富,分為陸稻和水稻兩大類,前者植于旱地和山地,后者廣植于水田中,其中又粗略地分為秈稻、粳稻和糯稻三大系,粳稻和秈稻不黏或微黏,而糯稻黏性大;品種構成以常規稻(可留種的水稻品種)為主,約占55%,雜交稻(不能自行留種)占45%;″龍粳″″綏粳″″南粳″″龍糯″″龍粳香″″松粳″″黑粳″″東稻″″吉粳″″粳優″″鎮稻″″鹽粳″″北粳″″鐵粳″″遼香粳″″墾稻″″豐粳″″武香粳″″松香粳″″中農粳″″中農香″等系列粳稻品種和″黃華占″″晶兩優″″中嘉早″″隆兩優華占″及″湘早秈″等系列秈稻品種分布在我國五大水稻產區(東北、長三角、長江中游、西南、華南)。


我國水稻產期因氣候條件、品種特性、種植時期而異,一般于6月上旬至11月上旬陸續成熟收獲,早稻(6月上旬至7月上旬成熟)、中稻和一季晚稻(8月下旬至10月下旬成熟)和雙季晚稻(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成熟)占比分別為13%、72%、15%。水稻去殼后稱為大米,其中粳稻制米具有晶瑩剔透、軟化筋道和剩飯不回生的特點而深受市民的青睞,東北盛產的五常大米、富錦大米、建三江大米、佳木斯大米、盤錦大米等地理標志產品暢銷京、津、滬。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二、我國水稻上多元植保需求現狀


目前,水稻病蟲草害的防治及其生理活動需要生長調控,諸如秧苗抗寒、促進生根、增加分蘗和催熟等已成為我國水稻穩產高產的關鍵環節。


1. 水稻常見病蟲草害


據筆者不完全統計,我國水稻常見病蟲草害至少610種(不含非生物病害、鼠害、鳥害),其中病害47種、害蟲 352種、雜草211種。


(1)水稻病害種類與分布


據筆者整理、統計,我國水稻田常見侵(傳)染性病害有47種,不包括非生物病害,如溫度不適(含寒害苗、冷害發僵、花稻發僵、高溫熱害、干熱風、爛種)、土壤酸堿度不適(含鹽堿害、酸害)、環境污染(廢氣害,包括二氧化硫害、氟化氫害、臭氧害;廢液害)、化學毒物病害(含二價鐵毒害、有機酸毒害、硫化氫毒害)、水分失調(含干旱害、澇害、青枯病、旱青立)、營養失調或障礙(含氮素過剩癥、缺氮癥、缺磷癥、缺鉀癥或赤枯病或鐵銹稻或坐棵或煞苗、缺硅癥、缺鎂癥、缺鈣癥、缺硫癥、缺鐵癥、缺鋅癥、缺錳癥、缺硼癥、缺銅癥、缺氯癥)、用肥不當(含粘附性化肥灼傷、氨水、碳酸氫銨熏傷、石灰氮燒傷)、種子質量差及栽培管理不當(含爛種、爛芽、黃苗、白化苗、白條斑苗、深插發僵、米稻或雄稻、早穗、空殼、秕粒、翹稻頭、早衰、青立)、災害性氣象(含風害、雹害、雷電害)、中毒(含粘附性藥害、有機砷農藥藥害、除草劑藥害)及水稻倒伏等,其中發生最為普遍且危害較重的主要病害種類有稻瘟病、紋枯病、稻曲病、立枯病、惡苗病、菌核病、胡麻斑病、窄斑病、粒黑粉病、爛秧病、白葉枯病、葉鞘腐敗病、細菌性褐斑病等,其中爛秧病可引致水稻綿腐病。


(2)水稻害蟲種類與分布


據筆者整理、統計,我國水稻常見害蟲有4門6綱18目78科352種,分布普遍,其中危害水稻較重的常發性害蟲有二化螟、三化螟、稻縱卷葉螟、稻飛虱、稻搖蚊、潛葉蠅、負泥蟲、稻水象甲、黏蟲、稻螟蛉等。


水稻害蟲中,褐飛虱是水稻葉鞘腐敗病、水稻齒葉矮縮病、水稻草狀矮化病的傳播昆蟲,其為害后的傷口,也易感染水稻菌核;白背飛虱是傳播黑條矮縮病、南方水稻黑條矮縮病的傳病媒介,灰飛虱是傳播水稻黑條矮縮病和簇矮病、條紋枯葉病的介體昆蟲,黑尾葉蟬是水稻矮縮病、簇矮病、瘤矮病、黃萎病、黃葉病、東格魯病的傳毒昆蟲媒介,二點黑尾葉蟬是水稻東格魯病、黃葉病、黃萎病、瘤矮病、簇矮病的傳毒媒介,二條黑尾葉蟬是水稻矮縮病、黃萎病、黃葉病、東格魯病的傳播介體,電光葉蟬是水稻橙葉病、矮縮病、簇矮病、瘤矮病、東格魯病等病害的傳毒昆蟲。


(3)水稻田雜草種類與分布


據筆者整理、統計,我國水稻田常見雜草有4綱33目50科211種(包括育秧田、陸稻田等雜草)。水稻田雜草中,稗草是水稻葉鞘腐敗病、稻瘟病、紋枯病、胡麻斑病、霜霉病、一柱香病、白葉枯病、細菌性褐條病、細菌性褐斑病、黑條矮縮病、齒葉矮縮病、黃葉病、矮縮病等病害的自然寄主,李氏禾是水稻紋枯病、葉尖枯病、白葉枯病、細菌性條斑病、齒葉矮縮病、黃葉病、矮縮病的寄主植物,雙穗雀稗是水稻細菌性谷枯病、葉尖枯病的寄主,秕殼草是水稻稻瘟病、白葉枯病的寄主,菵草是水稻黑條矮縮病、細菌性谷枯病的寄主植物,看麥娘是水稻胡麻斑病、霜霉病、白葉枯病、細菌性谷枯病、黑條矮縮病、條紋葉枯病、矮縮病、黃萎病的寄主,狗尾草是水稻赤霉病、霜霉病、稻瘟病、紋枯病、葉尖枯病、細菌性褐斑病、細菌性谷枯病、黑條矮縮病、條紋葉枯病、矮縮病、干尖線蟲病的寄主植物,馬唐是水稻稻瘟病、紋枯病、菌核病、霜霉病、葉尖枯病、黑條矮縮病、條紋葉枯病、東格魯病的寄主,升馬唐是水稻細菌性谷枯病和東格魯病的寄主,牛筋草是水稻東格魯病、葉尖枯病、細菌性谷枯病的寄主,野生稻是水稻葉鞘腐敗病、稻曲病、白葉枯病、細菌性條斑病、黃萎病的寄主,千金子是水稻葉鞘腐敗病、葉尖枯病、細菌性基腐病的寄主植物,碎米莎草是水稻細菌性基腐病的寄主,稻稗是水稻細菌性鞘腐病(水稻細菌性褐斑病)的寄主,蘆葦是水稻細菌性谷枯病的寄主,芒稗是水稻東格魯病的寄主,莎草是水稻紋枯病的寄主,光頭稗子、茭白、慈姑、水莎草、茡薺是水稻菌核病的寄主,無芒稗、西來稗、菰是水稻葉尖枯病的寄主植物,假稻、甜茅是水稻黃萎病的寄主,三棱草是水稻干尖線蟲(病)的寄主。


另外,稗草還是稻褐蝽、灰飛虱、稻白粉虱、白背飛虱、稻食根葉甲、稻象甲、大稻緣蝽、金翅夜蛾、稻螟蛉、直紋稻弄蝶、白翅葉蟬、黑尾葉蟬、褐邊螟、稻縱卷葉螟、二化螟、稻水蠅、稻稈蠅、稻小潛葉蠅、稻黑蝽的寄主植物,馬唐是灰飛虱、稻褐蝽、稻白粉虱、水稻負泥蟲、麥長管蚜、白翅葉蟬、黑尾葉蟬、稻縱卷葉螟、稻薊馬、稻水蠅、稻黑蝽的寄主植物,野生稻是褐飛虱的寄主,李氏禾是稻半蚜、水稻負泥蟲、稻食根葉甲、稻象甲、直紋稻弄蝶、白翅葉蟬、黑尾葉蟬、大螟的寄主,狗尾草是黏蟲、薊馬、葉蟬、稻縱卷葉螟、黑尾葉蟬、麥長管蚜、大稻緣蝽、稻水蠅的寄主,千金子是稻白粉虱、灰飛虱、白翅葉蟬、稻薊馬的寄主,眼子菜是稻食根葉甲、稻水象甲的寄主,鴨舌草是稻食根葉甲、褐邊螟的寄主,蘆葦是水稻負泥蟲、麥長管蚜、直紋稻弄蝶、稻縱卷葉螟、二化螟、稻水蠅、中華稻蝗的寄主植物,雙穗雀稗是水稻負泥蟲、麥長管蚜、直紋稻弄蝶、黑尾葉蟬、灰飛虱、稻薊馬的寄主,甜茅是水稻負泥蟲的寄主,看麥娘是稻象甲、麥長管蚜、金翅夜蛾、稻螟蛉、白翅葉蟬、黑尾葉蟬、灰飛虱、白背飛虱、稻薊馬、稻稈蠅的寄主,繁縷是麥長管蚜的寄主,香蒲是金翅夜蛾、稻水象甲的寄主,日本看麥娘是稻稈蠅、黑尾葉蟬的寄主,香附子是灰翅夜蛾的寄主,荊三棱是褐邊螟的寄主,雜草稻是稻薊馬、黑尾葉蟬的寄主,慈姑是二化螟的寄主植物,旱稗是大稻緣蝽的寄主;莎草科雜草是稻管薊馬、稻小潛葉蠅、稻水蠅和中華稻蝗的寄主植物。


2. 水稻生理活動需要調控


當前,水稻生理活動需要調控的應用技術有促進種子發芽和稻根生長、防止秧苗徒長、增強水稻秧苗群體抗低溫能力(抗寒)、本田返青活棵(早生快發)、促(增加)分蘗、促進穎花分化、早成穗、增穗、提高結實率、增加千粒重、延緩葉片衰老、早熟和增產(包括提高雜交水稻制種產量)等10余項,是水稻增產增收的一條重要途徑,其中比較常見的水稻生理活動需要使用農藥進行調控的措施有7項,如調節生長、促進生根、控制生長、催熟、促分蘗、早熟和增產。


三、我國水稻使用農藥登記情況


1. 我國重要糧食作物用藥登記總體情況


截至2022年12月16日,在我國登記有效期內的重要糧食作物上農藥登記產品有18169個,涉及5種糧食作物,產品登記數量依次為水稻、小麥、玉米、大豆、馬鈴薯,其中水稻(含水稻旱秧田、移栽水稻田、直播水稻田、拋秧水稻、旱稻等)上登記農藥產品約占重要糧食作物總數的53%。


2. 我國水稻用藥登記現狀與分析


1. 農藥數量


截至2022年12月16日,我國在水稻上登記的有效期內的企業有1100家、允許使用農藥產品總量9564個,為登記作物之首。其單劑數量(5960個)大于復配劑(3604個),占比分別為62.32%和37.68%,共涉及有效成分286個,有化學農藥成分214個、生物農藥成分72個;PD農藥9562個,WP農藥2個。


2. 農藥種類


水稻使用農藥登記產品以化學農藥為主,有8686個,占登記總數的90.82%;生物農藥產品878個,占登記總數9.18%,說明我國有機水稻病蟲害防治有藥可用,其生長可調控,且農藥品種極其豐富,達90種。生物農藥中,從登記農藥的品類來看,以農用抗生素占大多數,達489個(見表2),生物化學農藥、微生物農藥、其他類農藥次之,分別有192個、140個、35個,植物源農藥有22個;從登記農藥的用途來看,涉及水稻生產使用農藥有殺蟲劑376個、殺菌劑341個、植物生長調節劑158個、其他農藥僅3個;從登記農藥的有效成分來看,以生物化學農藥為主的有效成分占大多數,有30個,微生物農藥、農用抗生素、植物源農藥、其他類農藥次之,有效成分各有20個、13個、8個、1個;從登記農藥產品的構成來看,單劑(64種784個)大于混劑(26種94個),占比分別為89.29%、10.71%。


3. 農藥類別


水稻使用農藥登記產品有五類(見圖2):殺蟲劑產品4074個,占農藥登記總數43%;后依次為除草劑產品2679個,殺菌劑產品2483個,植物生長調節劑產品229個,其他農藥產品99個。


(1)水稻用殺蟲劑登記情況


在登記的4074個水稻用殺蟲劑(含昆蟲生長調節劑、昆蟲性信息素、殺蟲/殺菌劑、殺蟲劑/殺菌劑、殺菌劑、殺蟲劑/殺螨劑、殺蟲劑/殺線蟲劑、殺螺劑、殺螨劑、殺螨劑/殺蟲劑、殺軟體動物劑、衛生殺蟲劑,其中有的噻嗪.異丙威、吡蟲.殺蟲單、殺螺胺乙醇胺鹽、噻嗪酮和蘇云金桿菌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菌劑;有的克百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蟲劑/殺線蟲劑)中,有單劑2815個、混劑1259個,其中稻飛虱登記數量最多(1658個,見表3),其次是稻縱卷葉螟(1119個,見表4)、二化螟(821個,見表5)、飛虱(包括灰飛虱,485個,見表6)、三化螟(249個,見表7)、葉蟬(125個,見表8)、薊馬(包括稻薊馬,123個,見表9)、螟蟲(107個,見表10)、福壽螺(74個,見表11)、稻癭蚊(包括癭蚊,31個,見表12)、稻水象甲(26個,見表13)、多種害蟲(22個),其后依次為稻苞蟲(14個)、褐飛虱(10個)、倉儲害蟲(包括儲糧害蟲,5個)、蚜蟲(4個)、稻象甲(包括象甲,3個)、玉米象(3個)、大螟(2個)、潛葉蠅(2個)、谷蠹(2個)、赤擬谷盜(2個)、稻黏蟲(1個)。其中有的球孢白僵菌生產企業在稻縱卷葉螟、稻飛虱、薊馬上進行了登記,有的醚菊酯生產企業在稻飛虱、稻水象甲上進行了登記,有的異丙威、仲丁威生產企業在水稻葉蟬、飛虱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呋蟲胺生產企業在二化螟、稻飛虱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蘇云金桿菌生產企業在稻苞蟲、稻縱卷葉螟上進行了登記,有的金龜子綠僵菌CQMa421生產企業在二化螟、葉蟬、稻縱卷葉螟、稻飛虱上進行了登記;有的阿維.丙溴磷、敵畏.辛硫磷、阿維.茚蟲威、氯蟲苯甲酰胺、四唑蟲酰胺、環蟲酰肼生產企業在二化螟、稻縱卷葉螟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唑磷.仲丁威、毒死蜱生產企業在稻縱卷葉螟、稻飛虱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噻嗪.殺蟲單生產企業在二化螟、稻飛虱、稻縱卷葉螟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吡蟲.殺蟲單生產企業在稻縱卷葉螟、三化螟、二化螟、稻飛虱上進行了登記,等等。登記防治水稻田其他害蟲的農藥品種和數量見表14。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0).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0).png


殺蟲劑產品中,登記的有效成分有79種,其中單劑73種(見表15)、復配劑6種。復配劑中,只有順-13-十八碳烯醛、順-11-十六碳烯醛、順-9-十六碳烯醛、稻縱卷葉螟顆粒體病毒、滅多威、礦物油等幾種有效成分未以單劑形式在水稻上登記。登記的殺蟲劑單劑集中在前15種有效成分,占水稻用殺蟲劑單劑總量的77.58%,其中個別的有效成分甲氨基阿維菌素的名稱誤登為甲氨基阿維菌素苯苯甲酸鹽。


殺蟲劑單劑中,吡蟲啉產品數量最多,有379個,占單劑總數的13.46%;后依次為毒死蜱、吡蚜酮、噻蟲嗪、噻嗪酮、阿維菌素、三唑磷、異丙威、甲氨基阿維菌素、呋蟲胺等。其中,單劑前5種產品數量占水稻使用殺蟲劑單劑總數的42.49%。


水稻用殺蟲劑混劑產品的登記農藥品種和數量共有179種1259個,其中二元復配殺蟲劑178種1256個(見表16)、三元復配殺蟲劑1種3個(見表17)。復配產品中,含毒死蜱的復配產品居第一位(266個),而含噻嗪酮、殺蟲單、吡蟲啉、異丙威的復配產品數量則緊隨其后,分別有259個、207個、203個、199個。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0).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3).png



(2)水稻用除草劑登記情況


在登記的2679個水稻用除草劑(含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其中個別的除草劑芐嘧磺隆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菌劑;個別的除草劑芐.乙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蟲劑)中,有單劑1474個、混劑1205個,其中以一年生雜草登記數量最多(1526個,見表18);其后是一年生禾本科雜草(221個,見表19),稗草(194個,見表20),一年生及部分多年生雜草(183個,見表21),稗草、千金子等禾本科雜草(137個,見表22),一年生闊葉雜草及莎草科雜草(132個,見表23),部分多年生雜草(108個,見表24),闊葉雜草(94個,見表25)。綜上,除草劑登記用于防治一年生闊葉雜草(71個),莎草科雜草(69個),稗草(45個),牦牛(20個),等等。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9).png


具體某種栽培方式下的水稻用除草劑,在登記方向上也略有區別。其中,防治一年生雜草方面,有的五氟磺草胺的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水稻拋秧田、水稻秧田、直播水稻田、水稻機插秧田、水稻育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噁草酮的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直播水稻田、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丁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水稻拋秧田、移栽水稻田、水稻育秧田、拋秧水稻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丙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水稻拋秧田、移栽水稻田、水稻秧田、直播水稻田、直播水稻(南方)、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嘧.苯噻酰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水稻機插秧田、拋秧水稻、水稻拋栽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乙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拋秧田、移栽水稻田、拋秧水稻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丁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水稻拋秧田、移栽水稻田、水稻田、水稻拋栽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一年生禾本科雜草方面,有的氰氟草酯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水稻移栽田、移栽水稻田、直播水稻田、水稻秧田、直播水稻(南方)、水稻插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噁唑酰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直播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氰氟.精噁唑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直播水稻(南方)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二氯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水稻移栽田、水稻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氰氟.二氯喹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水稻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莎稗磷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莎草、移栽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稗草方面,有的二氯喹啉酸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水稻秧田、水稻拋秧田、水稻田、直播水稻田、直播水稻(南方)、水稻插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吡嘧磺隆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水稻、水稻秧田、水稻拋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敵稗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水稻上進行了登記;防治一年生及部分多年生雜草方面,有的芐.二氯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拋秧田、水稻田(直播)、水稻秧田、移栽水稻田、水稻插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吡嘧.二氯喹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拋秧田、水稻田(直播)、水稻秧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稗草、千金子等禾本科雜草方面,有的噁嗪草酮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直播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氰氟草酯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水稻移栽田、直播水稻田、水稻秧田、直播水稻(南方)、水稻秧田和南方直播田、移栽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一年生闊葉雜草及莎草科雜草方面,有的滅草松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水稻拋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2甲.唑草酮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移栽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嘧磺隆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直播水稻(南方)、水稻秧田、直播水稻田、水稻秧田和南方直播田、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等等。登記防治水稻田其他草害的農藥品種和數量(見表26)。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除草劑產品中,登記的有效成分有69種,其中單劑64種(見表27)、復配劑5種。復配劑中,異丙隆、溴苯腈、呋喃磺草酮、哌草丹、甲草胺等5種有效成分未以單劑形式在水稻上登記。登記的除草劑單劑主要集中在氰氟草酯、五氟磺草胺、雙草醚、丁草胺、二氯喹啉酸、芐嘧磺隆、吡嘧磺隆、丙草胺、滅草松和噁草酮等10種有效成分上,占水稻除草劑單劑登記總量的70.28%。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單劑登記數量最多的為氰氟草酯,有230個登記產品,占單劑總數的15.6%;其后依次為五氟磺草胺、雙草醚、丁草胺、芐嘧磺隆、二氯喹啉酸等。其中,前4種除草劑單劑登記產品數量占水稻上登記除草劑單劑的38.06%。


水稻用除草劑混劑產品的登記農藥品種和數量共有234種1205個,其中二元復配除草劑143種1015個(見表28),三元復配除草劑91種190個(見表29)。除草劑復配產品中,含芐嘧磺隆的復配產品穩居第一位,有488個,緊接著含丙草胺、氰氟草酯、吡嘧磺隆的復配產品數量緊隨其后,分別有208個、187個、181個,其中含有氰氟草酯的混劑簡稱并不一致,有的稱″氰草酯″,有的稱″氰氟草″。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3)水稻用殺菌劑登記情況


在登記的2483個水稻用殺菌劑(含殺蟲劑/殺菌劑、殺菌劑/植物生長調節劑、殺線蟲劑、植物誘抗劑、殺蟲劑,其中有的殺菌劑井岡霉素、咪鮮.殺螟丹、三環唑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蟲劑,有的殺菌劑蛇床子素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蟲劑/殺菌劑)中,有單制劑86種1493個、混配制劑990個,其中,水稻紋枯病(見表30)登記的農藥產品數量最多,有1258個登記產品,稻瘟病(見表31)次之,有1030個,水稻稻曲病(見表32)緊接著,有212個;其后為水稻惡苗病(191個,見表33)、水稻立枯病(包括苗期立枯病,161個,見表34)、爛秧病(53個,見表35)、細菌性條斑病(包括細條病,26個,見表36)、條紋葉枯病(22個,見表37)、水稻白葉枯病(19個,見表38),緊接著是水稻葉尖枯病(16個)、水稻黑條矮縮病(12個)、水稻胡麻葉斑病(包括胡麻斑病,11個)、水稻干尖線蟲病(10個)、水稻炭疽病(8個)、水稻青枯病(3個),隨后是稻粒黑粉病、水稻云形病、水稻苗期病害各有2個,其余為水稻病毒病、白粉病各有1個。具體某種栽培方式下的水稻用殺菌劑,在登記方向上也略有區別。其中,防治紋枯病方面,有的井岡霉素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井岡.丙環唑生產企業在水稻、直播水稻(南方)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稻瘟病方面,有的稻瘟靈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田、水稻本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烯丙苯噻唑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育秧盤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稻曲病方面,有的井岡.丙環唑生產企業在水稻、直播水稻(南方)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立枯病方面,有的噁霉靈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苗床、水稻育秧田、水稻育秧箱上進行了登記,有的甲霜.噁霉靈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苗床、水稻秧田、水稻育秧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爛秧病方面,有的精甲.噁霉靈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苗床上進行了登記;防治細菌性條斑病方面,有的噻霉酮生產企業在水稻、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防治葉尖枯病方面,有的多.酮生產企業在水稻、雜交水稻上進行了登記,等等。登記防治水稻其他病害的農藥品種和數量(見表39)。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0).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1).png



殺菌劑產品中,登記的有效成分有103種,其中單劑86種(見表40)、復配劑17種。復配劑中,硫磺、甲霜靈、啶氧菌酯、硫酸銅、乙酸銅、氟醚菌酰胺、多粘類芽孢桿菌、四氟醚唑、極細鏈格孢激活登記的單劑中,三環唑產品數量最多,有161個,占單劑總數的10.78%;后依次為多菌靈、己唑醇、噻呋酰胺、甲基硫菌靈、稻瘟靈、咪鮮胺等。其中,殺菌劑單劑前4種產品登記數量占水稻上登記殺菌劑單劑總數的35.03%。


水稻使用殺菌劑混劑產品的登記農藥品種和數量共有218種990個,其中二元復配殺菌劑登記198種951個(見表41),三元復配殺菌劑登記20種39個(見表42)。復配產品中,含苯醚甲環唑的產品一直穩居復配產品第一位(200個),而含三環唑、嘧菌酯、丙環唑的復配產品數量則緊隨其后,分別有177個、154個、146個。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4)水稻用植物生長調節劑登記情況


在登記的229個水稻用植物生長調節劑(含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除草劑,其中有的植物生長調節劑敵草快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除草劑)中,有單劑174個、混劑55個,其中,調節生長登記數量最多(124個,見表43),其后依次是控制生長(33個),制種(26個)、增產(24個)、增加千粒重(20個)、催熟(19個)、催枯(10)個,隨后調節生長、增產(9個),緊接著促進生根(3個),其余為促進生長、增加分蘗、早熟、促進新根生長、干燥和促分蘗均為1個。


其中有的赤霉酸的生產企業在水稻增加千粒重、制種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敵草快生產企業在水稻催枯、干燥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萘乙酸生產企業在水稻早熟、促進生長、增產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乙烯利生產企業在水稻催熟、增產上進行了登記;有的24-表蕓.三表蕓生單劑登記數量最多的為赤霉酸,有48個登記產品,占單劑登記總數的27.59%;多效唑次之,有35個,占比20.11%;乙烯利20個,占比為11.49%。其中,赤霉酸、多效唑2種產品數量占水稻上登記植物生長調節劑單劑的47.70%。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png


水稻用植物生長調節劑混劑產品的登記農藥品種和數量共有17種55個,其中二元復配植物生長調節劑14種50個(見表46)、三元復配植物生長調節劑3種5個(見表47)。植物生長調節劑混劑產品中,含24-表蕓苔素內酯的復配產品穩居混劑產品第一位,有24個,其中個別24-表蕓苔素內酯的復配產品誤登為24表蕓.三表蕓。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5)水稻用其他農藥登記情況


在登記的99個其他農藥產品(含殺蟲/殺菌劑、殺蟲劑/殺菌劑、殺菌劑、殺菌劑/殺蟲劑、殺蟲劑,其中有的苯醚.咯.噻蟲、噻蟲.咯.霜靈、苯甲.吡蟲啉、咪鮮.吡蟲啉和噻蟲.咯菌腈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菌劑;有的井岡.噻嗪酮、井岡.殺蟲雙、井岡.殺蟲單、三環.殺蟲單、苦參堿產品登記農藥類別為殺菌劑、殺蟲劑)中,有單劑2種4個(見表48)、混配制劑24種95個(其中:二元復配其他產品10種48個,見表49;三元復配其他產品14種47個,見表50)。其中有的噻蟲.咯菌腈、苯醚.咯.噻蟲、咪鮮.吡蟲啉、吡唑醚菌酯.噻蟲嗪的生產企業在水稻惡苗病、稻薊馬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噻蟲.咯.霜靈生產企業在水稻爛秧病、惡苗病、薊馬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噻蟲.咯.霜靈生產企業在水稻立枯病、爛秧病、薊馬上進行了登記,有的噻.酮.殺蟲單生產企業在雜交水稻稻縱卷葉螟、葉尖枯病、稻飛虱、二化螟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低聚.吡蚜酮生產企業在水稻黑條矮縮病、稻飛虱上進行了登記,等等。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其他農藥產品中,有效成分有3種,其中單劑2種、復配劑1種。復配劑中,僅有有效成分萎銹靈未以單劑的形式在水稻上登記。登記的其他農藥產品中,近60%復配組合為井岡霉素、苯醚甲環唑、咯菌腈、噻蟲嗪、殺蟲單、噻嗪酮和殺蟲雙7種有效成分之間的復配,其中含有井岡霉素產品最多,有43個。


4. 農藥劑型


9564個登記產品中,涉及農藥劑型共有51種(見表51),登記數量最多的為可濕性粉劑(WP)2632個,占水稻登記總數的27.52%;其次乳油(EC)為2219個,占比為23.20%;接下來依次為懸浮劑(SC)1523個、水分散粒劑(WG)537個、水劑(AS)526個、可分散油懸浮劑(OD)495個、水乳劑(EW)326個、可溶粉劑(SP)225個、微乳劑(ME)211個、顆粒劑(GR)202個、可溶液劑(SL)144個、懸浮種衣劑(FSC)103個,占比分別為15.92%、5.61%、5.5%、5.18%、3.41%、2.35%、2.21%、2.11%、1.51%、1.08%,緊接著種子處理懸浮劑(FS)、粉劑(DP)、可溶粒劑(SG)、懸乳劑(SE)、微囊懸浮劑(CS)均超過了30個。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表51可以看出,當前水稻用藥新老劑型并存,對人體和生態環境構成潛在威脅的可濕性粉劑、乳油和粉劑占比較大,三者占比達51.23%。


5. 農藥毒性


從登記農藥毒性來看,低毒農藥品種7185個,占水稻用農藥產品登記總數的75.13%;中等毒農藥品種1400個,占比14.64%;微毒農藥品種599個,中等毒(原藥高毒)192個,低毒(原藥高毒)170個,高毒17個,中等毒(原藥劇毒)1個,其中含高毒以上產品達380個(包括原藥高毒和原藥劇毒),占登記農藥總數3.97%。近些年,雖然殺蟲安、福美胂、氟蟲腈、福.福甲胂.福鋅、水胺硫磷、氯唑磷、氟苯蟲酰胺等高危農藥品種已退出水稻使用農藥登記,但登記產品中高風險農藥品種仍然較多,其中異丙隆、滅多威對水生生物存在一定的風險,毒死蜱、百菌清、茚蟲威對人類健康有風險,氯蟲苯甲酰胺、溴氰蟲酰胺對害蟲有抗性風險,吡蟲啉、噻蟲胺和噻蟲嗪對蜜蜂有風險,等等,說明水稻用藥產品的毒性需要進一步優化。


6. 農藥新品種



我國2015-2022年(12月16日)在水稻上登記農藥新品種產品共計413種1032個(見表52),占水稻上登記農藥總數的10.75%,其中登記新除草劑產品176種402個,占登記新農藥品種總數的38.95%;殺蟲劑產品83種311個,占比30.14%;殺菌劑產品126種242個,占比23.45%;其他農藥產品14種40個,占比3.88%;植物生長調節劑產品14種37個,占3.58%。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7. 作物/場所范圍


從登記作物/場所范圍來看,水稻用藥產品登記在38種栽培方式/場所上,水稻的登記數量高居榜首,有8140個,排在其后的是水稻移栽田1276個、水稻田(直播)983個、移栽水稻田253個、水稻拋秧田221個、水稻秧田135個,隨后水稻田、直播水稻田、水稻育秧田均超過了30個。其中有的五氟磺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五氟磺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秧田、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嘧磺隆、氰氟草酯生產企業在水稻秧田和水稻田(直播)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嘧.苯噻酰、異丙草.芐、芐.二氯、異丙.芐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拋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敵稗.丁草胺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拋秧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2甲.滅草松生產企業在水稻移栽田、水稻田(直播)上進行了登記;有的禾草丹生產企業在水稻田(直播)、移栽水稻田上進行了登記,有的芐嘧磺隆生產企業在移栽水稻田、拋秧水稻上進行了登記,等等。水稻使用農藥產品登記栽培方式/場所和數量情況見表56。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0).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1).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2).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3).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4).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5).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6).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7).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8).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19).png

640_wx_fmt=png&from=appmsg&wxfrom=5&wx_lazy=1&wx_co=1 (20).png


8. 防治對象


從登記防治對象來看,其需求與登記農藥類別結構不匹配。水稻用殺蟲劑相對不足,稻水象甲、稻苞蟲、倉儲害蟲、儲糧害蟲、蚜蟲、稻象甲、玉米象、大螟、潛葉蠅、谷蠹、赤擬谷盜、稻黏蟲等害蟲存在可用農藥少,蝗蟲類、螻蛄類、粉蚧類、蝽類、金龜類、弄蝶類、搖蚊類、螨類等其他害蟲均無登記的防治用藥;水稻用殺菌劑相對缺乏,水稻葉尖枯病、黑條矮縮病、胡麻葉斑病、干尖線蟲病、炭疽病、青枯病、稻粒黑粉病、云形病、病毒病、白粉病等病害存在可用農藥少,水稻菌核病、霜霉病、赤霉病、綿腐病、根結線蟲病、白絹病、細菌性基腐病等病害尚無防治用藥;水稻用除草劑相對短缺,牛毛草、鴨舌草、異型莎草、眼子菜、水綿、三棱草、溝繁縷、扁桿藨草、水花生、陌上菜等草害存在可用農藥少;水稻用植物生長調節劑相對欠缺,促進生根、增加分蘗等生理活動用藥匱乏,秧苗抗寒、返青活棵、促穎分化、延緩葉衰等生理活動調控均無藥可用;其他農藥產品與防治要求有差距,目前菌物界、病毒界與動物界發生的部分病害(包括惡苗病、爛秧病、立枯病、葉尖枯病、黑條矮縮病)和部分昆蟲(包括薊馬、稻縱卷葉螟、稻飛虱、二化螟)有藥可用,原核生物界(細菌病害)與植物界(雜草、水稻)或動物界等跨界防控農藥產品有待挖掘。


9. 農藥企業


我國水稻使用農藥生產企業共1100家,分布在我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1055家。據統計,山東省、江蘇省、河南省、河北省和安徽等第一梯隊省份的企業家數,占據水稻用藥生產企業總數的半壁江山(超過50%)。在水稻上登記數量超過40個產品的農藥企業共35家,其中江蘇省企業遙遙領先,有9家,其次為江西省6家、陜西省5家、湖南省3家,接著浙江省、廣西區和廣東省各2家,隨后山東省、安徽省、上海市、黑龍江省、吉林省、河南省各1家,其中位于前15名的企業分別是廣西田園生化股份有限公司(88個)、浙江天豐生物科學有限公司(81個)、陜西美邦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8個)、上海滬聯生物藥業(夏邑)股份有限公司(63個)、江西眾和化工有限公司(63個)、陜西湯普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2個)、東莞市瑞德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2個)、江蘇東寶農化股份有限公司(60個)、陜西上格之路生物科學有限公司(59個)、廣西威牛農化有限公司(58個)、江西中迅農化有限公司(57個)、江蘇富田農化有限公司(57個)、深圳諾普信農化股份有限公司(56個)、陜西標正作物科學有限公司(54個)、湖南農大海特農化有限公司(53個)。


除中國企業外,還有14家日本企業(日本拜耳作物科學公司、日本北興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日本曹達株式會社、日本化藥株式會社、日本科研制藥株式會社、日本明治制果藥業株式會社、日本農藥株式會社、日本三井化學AGRO株式會社、日本石原產業株式會社、日本史迪士生物科學株式會社、日本旭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日本住友化學株式會社、日本組合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日產化學株式會社)、9家美國企業(愛利思達生物化學品有限公司、美國富美實公司、美國環境科技有限公司、美國默賽技術公司、美國世科姆公司、美國仙農有限公司、美國伊甸生物技術公司、美商華侖生物科學有限責任公司、科迪華農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5家印度企業(印度TAGROS公司、印度格達化學有限公司、印度科門德國際有限公司、印度瑞利有限公司、住友化學印度有限公司)、3家德國企業(巴斯夫歐洲公司、拜耳股份公司、德國阿格福萊農林環境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2家英國企業(英國捷利諾華有限公司、英國先正達有限公司)、2家瑞士企業(瑞士奧沙達有限公司、瑞士先正達作物保護有限公司)、2家以色列企業(安道麥阿甘有限公司、安道麥馬克西姆有限公司)、2家意大利企業(意大利世科姆股份公司、意大利意賽格公司)、1家法國企業(法國戴商高士公司)、1家澳大利亞企業(澳大利亞紐發姆有限公司)、1家捷克企業(捷克生物制劑股份有限公司)、1家挪威企業(挪威勞道克斯公司)、1家智利企業(智利科米塔工業公司)和1家韓國企業(株式會社LG化學)也在中國進行了水稻使用農藥產品的登記。


四、前景展望


從境內水稻用藥來看,我國六大水稻產區使用農藥一直是剛性需求,且隨著綠色有機水稻和特色水稻種植(包括稻鴨、稻蛙或稻蝦)共作栽培模式、稻菜輪作高效栽培、草本水果-水稻生態栽培模式、食用菌-水稻栽培等種植模式生產面積增長進程的加快,以及使用生物農藥補貼等政策的利好,特別是水稻生理活動進行調控的廣泛應用,當下人民群眾高度關注食品安全,研判未來水稻上使用綠色農藥將大幅度提升,國內水稻使用農藥的總量會穩定增長,水稻用藥登記會再創新高,其中生物農藥、高效微毒化學農藥、環保劑型和植物生長調節劑的發展前景看好,必將成為水稻上農藥產品登記新亮點。


從境外水稻用藥來看,印度、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越南、日本、韓國、朝鮮、埃及、澳大利亞、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美國、泰國、尼日利亞、馬達加斯加、柬埔寨、老撾、俄羅斯、巴基斯坦、緬甸、菲律賓、馬來西亞、巴西、法國、希臘、土耳其、摩洛哥、秘魯、烏拉圭、塔吉克斯坦、斯里蘭卡、阿根廷等國家積極發展水稻產業,說明全球水稻產業發展前景可期,對水稻用藥有一定需求。當前,境外發展的龍燈、江山、利民、興柏、七洲、好收成、瑞邦、中旗、蘇利、優嘉、藍豐、瑞東、南通泰禾、快達、紅太陽、長青、禾益、匯和、華星、豐樂、久易、中山、京博、濱農、威遠、潤農、先達、廣康、海利爾、潤豐、中禾、綠霸、正道、泰達、宇龍、永農、新安、順毅、禾本、穎泰、潤爾、利爾、福華通達、上格之路、田野、海利、沈陽科創、松遼、吉翔、新安等中國農藥企業應抓住機遇,開拓全球水稻用藥市場,與農藥登記服務機構聯合展開境外農藥登記事務,加快EX農藥登記和批準進口農藥登記工作,推動、構建我國農藥產品服務全球水稻產業發展新局面。


五、發展建議


1. 宏觀層面


(1)全面支持科技創新。人才方面,在國家科學技術獎之外,有關國家部委、地方政府(包括省、市、縣級政府)、研究機構(包括學校院所、各類學會和協會等)要拓寬眼界,從農藥創制、農藥(技術)應用與開發、植保(農藥)科普范圍,不拘一格地表彰各類不同領域、不同層次的農藥科研和農藥科普工作者,展現祖國各地新英才風采。產品方面,在國際標準化組織(ISO)農藥通用名技術委員會批準創制農藥名稱之外,社會各界力量要及時發布″中國農藥十大品牌″、″熱銷農化產品排行榜″、″創新產品推薦目錄″和農藥植保類發明專利等資訊,積極打造名優品牌,以產品突破行業新高度。企業方面,加大企業或開發單位出彩機會,譬如中國農藥出口額TOP50、全國農藥行業制劑銷售TOP100、全球農化企業TOP20強榜單、中國石油和化工企業500強排行榜、中國精細化工百強等,推動農藥(農化)企業不斷做大、做強、做優,激發農藥企業干事創業熱情,引導、促進企業實現新跨越。


(2)出臺穩登保障政策。首先,出臺專項的差別性農藥登記減免新政策,國內農藥企業首登防治對象或結構性缺藥的實行農藥登記費用減免政策,鼓勵國內農藥企業研制農藥及其應用技術,甚至擴作、擴大防治對象進行登記。其次,出臺創制生物農藥品種新辦法,鼓勵學校院所等農藥研究機構立項研制生物農藥,或扶持國內企業與農藥研究機構聯合開發生物農藥,同時加大生物農藥登記費用減免支持力度,助力綠色農藥高質量發展,構筑我國農藥在國際農藥市場競爭新優勢。第三,出臺全方位政務服務新定位,對已持有或登記水稻(作物)的農藥企業欲進軍國際農藥市場的,有關政府部門應加大服務力度,從智能工廠建設、募資擴產能、發展環保制劑、出口登記要件等方面提供幫助與支持,穩妥推進國內農企在國際市場競爭新風貌。


(3)繼續完善管理事務。一是開展農藥毒理學評價工作,繼續淘汰水稻(作物)上的高風險農藥,明確高危農藥替代產品,實現禁限用、替代產品之間的過渡,帶動水稻使用農藥開發與登記,切實保障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二是持續推進農藥產業標準化,清理和規范農藥簡化名稱、農藥標簽、農藥劑型標準的同時,修訂、完善《水稻(AA級綠色產品、有機產品)生產技術規程》《農業航化技術規程》《水稻中農藥最大殘留限量》等涉及水稻產業發展和安全生產的國家(地方)標準,保證我國水稻產品高質量新發展。三是推進植物生長調節劑登記改革工作,對其作用方式進一步詳細說明,細化″調節(控)生長″一詞,標明其調節作物部位、調控功能。同時發揮我國植調劑在世界農藥中的優勢作用,進一步研究世界各國植調劑登記要件,從而助推我國更多的植調劑產品進入國際農藥市場。


2. 中觀層面


(1)做好科學用藥指導。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針對稻田有害生物發生情況,各級農技中心應繼續開展科普活動、百萬農民科學用藥培訓行動、農作物重大病蟲害防控″百千萬″技術指導行動,普及水稻病蟲害科學防控技術。首先,指導稻農結合農事操作,適時采取植物檢疫、農業防治、物理防治和生物防治等方法,預防病蟲害發生;其次,輔導稻農和水稻專業化合作社提升科學用藥水平、思想意識(重視生態環境保護與食品安全),播種前進行種子包衣的同時,科學選用化學農藥,減少農藥對土壤、空氣、水源的污染;第三,根據防治對象發生規律和病蟲草害已產生抗藥性的實際情況,抓住防治有利時期,引導農民輪換選用不同種類的農藥進行防控,達到精準用藥、提高稻田防治效果的目的,確保水稻增產增收。


(2)建構社會支持體系。一是支持農藥登記試驗單位與企業研制農藥新品種,促進農藥登記服務機構展開農藥登記服務工作,持續推進新技術(新產品)服務農業。二是支持、認可農化(農藥)專利服務平臺運營,搭建供需方交流機會,持續推進專利權擁有單位與農藥企業協作,實現科技成果快速轉化為生產力,帶動農藥登記再上新臺階,提升農藥企業的市場競爭力。三是打造稻田文化產業。各級政府有關部門及社會組織應充分利用中國農民豐收節、水稻產業國際高峰論壇、觀光萬畝水稻公園、全國優質稻品種食味品質鑒評等活動展示優質大米產品的時機,營造稻田全方位服務理念,廣泛宣傳稻田文化產業的同時,搭建水稻生產合作社、種稻大戶與農藥生產企業探討交流的機會,促進稻田用藥新發展。


(3)強化媒體正確引導。其一,支持《農藥科學與管理》《世界農藥》《農藥市場信息》《現代農藥》《中國水稻科學》《中國稻米》《北方水稻》《農村百事通》《黑龍江農業科學》《雜草科學》《生物災害科學》等傳統媒體傳播稻田科學用藥知識,提高稻農整體素質。其二,發揮http://www.zzys.moa.gov.cn/(農業農村部農藥管理司官網)、https://www.pesticidenews.cn/(農藥新聞網)、http://www.chinapesticide.org.cn/(中國農藥信息網)等網站作用,全方位報道水稻科學用藥方式、方法;其三,利用《農藥市場信息》新媒界等微信公眾號提供信息,引導植物保護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組織科學使用農藥,有效防治水稻病蟲草害。


3. 微觀層面


(1)構建農藥科普體系。首先,依托全國各類農業、農藥和植保等學科人才優勢,培育、壯大我國農藥(農業)應用技術科普志愿者隊伍,投身″科普中國″平臺建設(撰寫農藥科普文章),通過社區(村屯)網格員把農業技術(科學使用農藥方法)等信息傳播(推送)至網格群、朋友圈,農民不出門就能學到農藥使用新技術,提升農民科學素質。其次,依托萬畝水稻科技園、北方水稻研究中心等產學研平臺,科普″減藥減肥、藥劑防控效果″,從而促進農業提質、農民增收。第三,結合開展全國水稻田有害生物、有益生物普查工作,抽調非農技植保工作體制內的、具有農學和植保學領域的專家與學者參加普查,協同稻農調查稻田生物,面對面交流稻田病蟲草害防治知識,從而提高稻農植保意識。


(2)構筑多維營銷渠道。其一,結合全國農藥交流會、全國水稻提產能農技行動交流會、″一帶一路″綠色植保國際合作創新論壇、中國農藥市場年度峰會、農藥知識產權大會等會議和活動的機遇,宣傳農藥企業知名品牌,促進農藥品牌快速傳播,樹立中國農藥新形象;其二,結合農藥產品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證書、生態環保優質農業投入品生產名錄、獨家轉讓新產品,以及農藥生產企業沖刺A股IPO或新三板、收購股權、綠色化工項目開工建設、當選為國家農業碳達峰碳中和科技創新聯盟理事、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和冠名、協辦各類會議或活動的機會,加大企業宣傳力度,提升企業地位新高度;其三,結合抖音、快手、直播等線上短視頻平臺宣傳企業和產品,全方位展示企業新形象。


(3)抓好稻農素質提升。首先,通過觀摩農藥應用技術示范田、對比田,以及組織培訓、推廣產品等方式,使有共同意愿的稻農加入不同類別(包括水稻良種直達群、農資一體化咨詢群、稻田單產提升服務群、稻田綜合防治交流群、水稻″兩減一增″培訓學員群等)微信群,增強稻農的歸屬感,使其在交流、探討中學到新知識,掌握新技能。其次,通過線上下載學習強國和中國大學農學植物生產類慕課,以及自覺走進農家書屋、圖書館,學習農作物栽培學、農藥學、農業昆蟲學、農業植物病理學和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等課程或書籍,豐富農民朋友的理論知識。第三,繼續開展新型農民職業教育,培養堪當鄉村振興重任的高素質農民群體,提升種好糧、穩增收能力,為國家糧食安全、全面建成農業強國作出新貢獻。

相關信息
国产亚洲另类无码专区|国产大神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国产亚洲精品超碰热|JiZzJiZZ国产免|国产精品无码AV天天爽播放器